首 页  |  关于哲宇  |  服务介绍  |  物流报价  |  新闻中心 |  成功案例  |  联系我们  |  BBS留言
 
 

   
   
  

 
 
 

油荒 愁煞了物流业

    油价的每一次攀升,都无情地“刺痛”着大大小小的物流企业。而这一次的 “伤痛”,又照样来得那么真实与无奈。本报于11月9日A3版做过相关报道 《油价高烧 运输企业遭遇火上浇油》,在某种程度上探究了油价上涨的部分原因,那么,油价上扬,到底在怎样影响着我们的物流业呢?
兰州:吨装物资涨10元
    随着成品油价格的不断上涨,货运价格也水涨船高。11月19日,记者从兰州建东物资贸易有限公司等几家物流公司了解到,货运公司已开始纷纷调整货运价格,与过去相比,吨装物资上涨了每吨10元,家具为每立方米200元。
兰州安达货运有限公司的张姓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由于成品油价格的不断上涨,货运成本也呈现出明显上涨的趋势,同过去相比每吨上涨了10元左右。如现在从兰州——上海的货物,每吨的价格大概在650元上下,要是在市区装货价格大概在600元左右,而且还要求在到达目的地之后必须立即卸车。
    在长途货运价上涨的同时,市内的微货运价也已经上调。据专门跑小型货运的周老板介绍,现在随着成品油价格上涨,像他们这种做小型货运生意的运价也有所增加,根据路程的远近,相比过去大概增加了5元上下,而且要是送货的路途不是很好走,运费还要在这基础上再增加。他说:“就现在这成品油的价格,增加的运费没有落到我们手中,顾客其实明白完全是加在了油费上。”
青岛:物流酝酿涨运价
20日上午,在山东路某加油站,记者看到在此等候的车辆已经排成“长龙”,等待加油的小型货车大概有10多辆。记者了解到,连日来,由于柴油供应紧张,许多司机都要四处奔跑为车加油。
    同样,由于最近的柴油限量供应,每次只能加50元到100元的油使得青岛市许多跑长途的大型集装箱货车无奈 “走走停停”,一些司机只好采取在加油站 “循环排队、多次加油”的办法。
对于单纯以公路运输的物流说,成品油供应紧张对他们的影响非常大。青岛宏大物流经理胡浩说, “虽然只是一场缺油风波,但对靠公路运输的公司来说,也造成了运输成本的上升。”
    青岛市物流协会一工作人员也告诉记者,一些物流公司目前正在改变运输策略,比如从青岛到北京的货运改用小吨位的车辆, “这样可以减少加油量,增加行进里程和运费,在不延误交货期限的前提下,减少货物的滞留。”据调查发现,因为柴油供应紧张,相当一部分物流公司已经在零利润运营或者干脆停运。
胡浩分析认为,由于部分物流企业是整合挂靠车辆的结构形式,在成品油提价和供应紧张情况下,利润空间的压缩会最先体现在车主身上,这也是货物和车辆滞留的原因之一。
    部分物流公司正酝酿提高运价以解决货物滞留问题。业内人士认为,“根据成品油涨价这一事实,公司将以成品油涨价10%、运费提高5%的标准提高运价。”
厦门:不涨赚不到钱
    物流运输业的价格上涨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成本的大幅上涨, “现在的成本增加太快,逼得我们5年来第一次涨价。”厦门锦莹货运代理公司负责人王锦亮无奈地说, “原来的价格已经赚不到钱了。”
成本是多方面的,其中成品油价格全球范围的普遍上涨,是物流业价格上涨的主要因素之一。以航空运输为例,按照目前的油价成本,平均每吨货物运输要增加100~300元左右的成本。而轮船和陆上运输的成本增加也不相上下。 “最糟的不是油价贵,油再贵我们也得用,加不到油才是最让人着急的。”厦门市物流协会王先生点出了物流业的死穴。
面对这些困境,各物流公司被逼无奈,纷纷选择涨价,挣扎着在高成本下继续存活。以锦莹货运为例,他们平均每吨货物涨了200~400元不等。也有其他部分公司开始要求政府补贴。“羊毛出在羊身上,涨价还是要由消费者买单。”物流协会王先生无奈地说。
云南:油涨“卡”住运菜车
    刚买来1年多的新货车停在两百多米外的家门口,虽然运输户已经将运费在原来基础上加了1000元,从事货运6年多蔡师傅还是一个劲儿地摇头。
    近期柴油紧缺效应逐渐波及到运输终端,部分货车司机为了减少额外油耗支出和耗费在路上的时间成本,决定暂停运输。正处于运输高峰期的云南蔬菜外运首当其冲遭受到冲击,“有菜无车”和 “成本飙升”让蔬菜经营户们非常头疼,对供油正常的渴求也显得格外迫切。
    作为西南地区最大的蔬菜批发市场,呈贡龙城蔬菜批发交易市场副总经理程刚对货车紧缺和运输成本上升的情形感同身受,他以运输蔬菜到泰国为例表示,以往运输一趟的油料成本为3500~4000元,而在柴油紧缺后,该项成本达到了5000~5500元,综合成本上升了20%左右。
    程刚表示,龙城蔬菜市场去年外运的蔬菜就超过20亿公斤,其中90%左右依靠汽车运输,每天从呈贡出发的蔬菜货车在200辆左右,全省蔬菜外运的货车至少超过500辆。
    据了解,自从柴油紧缺现象出现后,虽然提高了运输价格,但市场经营户找不到货车承运蔬菜的情形也逐渐多了起来。由于运输时间延长,蔬菜到目的地后偶尔会出现蔬菜腐烂的情形,经营者的压力无形增加,部分蔬菜的运输由汽车运输转往铁路。
在龙城蔬菜批发交易市场内,经营户们也是大倒苦水。据介绍,在柴油紧缺情况出现后,每吨蔬菜的运价成本由原来的300元,骤然上升到350~450元。经营户们表示,运价上升虽然增加了不少经营成本,但更让人担心的却是有蔬菜却找不到货车来运输。
对于柴油紧缺造成的不便,昆明晨农绿色产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倪劲雄表示,公司每天有90吨左右的蔬菜需要外运出省或出国,昆明地区的超市配送运输,也同样遭受到柴油瓶颈带来的影响。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上升的运输成本虽然将分摊到蔬菜零售终端,但如长期这样,不仅会增加蔬菜经营户的压力,更会对外运市场颇大的 “云菜”品牌造成影响,波及到“云菜”的市场占有率和低价质优的良好口碑。
为此,不少经营户将鲜活性不强的蔬菜转往铁路运输,以此降低运输不便带来的风险。但经营户们表示,铁路运输手续办理较为繁琐,而且到点时间相对较晚,容易引起客户的不满,造成对经营的影响。
广州:“油荒”引爆加油潮
    近几天来,广州柴油又开始吃紧,近日,上百辆车在黄埔大道员村四横路出口处一中石化加油站 “扑油”,导致道路拥堵,车龙绵延数千米。
    此时,加油站前的交通十分混乱,一边有各种大小车辆在排队进站加油,一边有公交车在加油站旁一公交站停靠。原本宽敞的黄埔大道两个车道被完全堵死。据一名正在等待前方车辆挪动的郑司机介绍: “从早上7点多就开始堵起来了,9点左右的时候最长排到了黄埔大道百安居那边,科堵了。”
   “唉,都已经排了快1天。”刚刚驶进加油站的司机张先生说,之前他就尝过 “油荒”的苦,虽然车个加油站有油加,所以也加入排队行列。
     据住在附近的居民黄伯称,平时该加油站附近经常堵车——“这一带就这个加油站大点,很多车都会在这里加油,晚上是公交车,早上是小车货车,这段时间来加油的车比平时又多了好多,听说是因为什么柴油稀缺引起的。”黄伯告诉记者,由于加油站旁边就是一个公交车站,平时加油车辆一排起队来,公交车不得不停在中间车道等待上下客,所以经常容易造成交通堵塞。
对此,中石化广东分公司一负责人表示,自国家发改委上调成品油价格后,成品油供应商多数将库存投入市场,因此成品油价格上调后的10多天内,柴油供应紧缺的状况得到缓解。但由于国际油价仍处于高位,各供应商后续资源跟不上,导致柴油再次出现紧缺。此外,司机对 “油荒”的恐惧心理也一定程度加剧了加油站排队的状况。
上午10时30分左右,在数名交警的疏导下,堵塞了近4个小时的黄埔大道交通恢复顺畅,不过加油站外仍有不少车辆排队等待加油。
出路:优化供应链
    受高油价的 “挤出效应”影响,企业供应链更易受到油价冲击与石油供应干扰,如果国际油价进一步持续上涨,高石油依存度的供应链将显得愈发沉重。综合型物流企业应针对油价的攀升,对现有供应链管理进行调整,降低供应链的石油消耗,提高抵御油价风险的能力。
    关于本轮 “油荒”的成因,除了冬季柴油需求旺盛,生产供应偏少之外,个别企业 “囤油”,以及加油站的“惜售”也是一个重要因素。业内人士称,这段时间成品油批发价一直往上涨,一些经营者、用油企业或多或少囤积了油品。
中石化总部日前对外透露,中石化将努力增加成品油产量,尤其是柴油,增加成品油进口,逐步放开加油站限售,以稳定成品油市场供应。
专家建议,物流企业管理者在高油价的前提下,应重新评估现有供应链。因此,提高设备运行、运输过程以及仓库保管中的能源利用率或使用替代能源,可有效地降低供应链中的石油消耗密集度。同时,全面评估供应链的内容应包括企业供应链的上下游,管理者应协同企业的供应商与客户,共同分析整个商品制造、运输环节上的石油消耗,从源头开始剔除不必要的能源损耗。
最为重要的是优化供应链管理。企业以往的供应链管理以缩短产品制造周期而提高企业生产效率,而缩短周期则主要通过变更物流运输方式加以实现,而较少涉及其他方面,诸如精简操作流程、使采购管理更有秩序、提高决策与预案审批的效率。在油价持续上涨的今天,企业应逐渐反其道而行之,以改善其他方面的运行效率为运输环节争取更为宽松的时间,以减缓运输成本压力。

                             哲宇物流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物流服务 货运服务 联系我们 |